四年亏损21亿、高管宫斗,迅游科技“三个男人一台戏”

迅游又“内斗”了。6月2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决定免去总裁袁旭的职务。在公告发布四天后,深交所发出了关注函,要求迅游科技对总裁罢免合理性等六方面问题作出解释,当天引发股价剧烈波动。迅游科技旗下核心产品迅游加速器可以说是早些年必备的一款网络加速工具,其也作为网游加速这一细分赛道的头部,在2015年成功上市,成为了“网游加速第一股”。只不过迅游科技近年的发展状况并不乐观,数据显示,迅游科技2018、2019、2022三年均为大额亏损状态,2022年第一季度也净利润亏损了1911万元。但即便是在业绩连年下滑乃至亏损的情况下,也并不妨碍核心高管的连年内斗。三位公司创始人袁旭、陈俊、章建伟一直纷争不断。2022年3月,时任董事长章建伟被董事会投票免去职位,推手正是这次的主角袁旭与陈俊。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但迅游科技三个老男人的宫斗戏同样精彩。昔日“铁三角”仅剩一人迅游科技6月2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会以5票同意、2票反对、一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了议案,正式免去了袁旭的总裁职位。投反对的正是目前迅游科技的最大股东,时任总裁袁旭。他认为自己“作为迅游科技CEO与创始人,在公司各方面都恪尽职守、忠诚勤勉 ”,不该被一脚踢开。另一位董事张云帆也以“现有资料无法支持”为由表示反对。剩下的绝大部分董事都站在总裁的对立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张同意票,来自董事长陈俊。陈俊是2008年和袁旭、章建伟一同创建迅游科技的元老,还是公司目前第二大股东,持股6.44%,仅次于袁旭的10.75%。在之前签订的一次协议中,陈俊、袁旭及贵阳大数据集团三方本该在表决中呈“一致行动关系“,但他却投了同意票,甚至已经提名好了袁旭的继任者。关于新总裁聘任的议案,以袁旭、张云帆寡不敌众反对无效而告终,结果基本已成定局。目前,迅游科技还尚未对深交所关注函做出回复,公告内也未出示此次罢免总裁袁旭的具体理由。但锌财经梳理发现,袁旭在公司的决策层中,早早就表现出了“不合群”。从2022年开始,总裁袁旭和董事张云帆两人在董事会议案中多次唱反调,并且表现也很消极:弃权、反对、乃至回避表决。深交所也在今年3月份发出了关注函,要求迅游科技对其股东“一致行动关系 ”及“公司控制权是否稳定”做出回复。在收到关注函后的仅仅一个月,袁旭的负面消息接踵而至。4月11日,迅游科技新披露公告:袁旭作为持股10.75%的大股东,其所持股份全部新增轮候冻结,原因可能为存在个人借款纠纷与此前的大额逾期债务。值得一提的是,袁旭此前所持股份被冻结的原因,就与另一位创始人章建伟有关。正是他此前曾向章建伟大额借款逾期未还,导致股份被冻结。消息传出的第二天,迅游科技即受到影响,开盘跌幅达5%,仅上午半天跌幅突破11%。加上一直悬在迅游科技头上的股权质押危机,在负面新闻频发下,董事会决议换人似乎并非不能理解。在如今袁旭被免后,昔日共同建立迅游科技的三位创始人就只剩下了陈俊一人。而章建伟,早在去年就陈俊与袁旭“联合”以如出一辙的投票决议踢出董事长乃至董事席位。想真正理清这场延续已久的“内斗史”,还得先把时间倒回5年前。老男人间的“宫斗戏”2017年,可以说是迅游科技的一个发展转折点。就在两年前,迅游科技瞄准了网速慢这一痛点,靠着网游加速器单一业务杀出重围,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其刚上市便以19个涨停震惊市场,一度成为当时的“妖股”,风头无二。只是好景不长,国内网络的提速让加速器的作用逐渐鸡肋;加之手游的蓬勃发展也让PC端游戏受到冲击。迅游的业务单一的缺陷暴露,营收惨遭压缩。数据显示,2016年迅游营业利润为1亿元,同比减少81.04%;利润总额3.1亿元,同比减少53.14%。2017年,迅游科技以27亿元收购成都狮之吼科技有限公司,以此拓展自己的移动互联网广告业务。当时迅游科技自身的资产总额不过7.49亿元,这次标准“蛇吞象”的收购计划也为后来的一系列风波埋下了伏笔。首先狮之吼没能够给迅游带来有益影响,从第一年开始就未能达成业绩承诺,补偿也一并烂尾。迅游2022年公告显示,因并购成都狮之吼科技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及无形资产初步预计2022年度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约9700万元左右。同时,这次失败的并购也引发了创始人“铁三角”中的第一次矛盾。在收购成都狮之吼时,主要的参与者是时任总裁袁旭。当时他向时任董事长章建伟借了一笔钱,用于收购狮之吼的部分股权。关于具体金额没有查到明确资料,但明确知晓的是,到了2022年3月他还有1698.93万元没有还清。由于袁旭未能及时还款,2019年8月章建伟向成都中院提出诉讼,就是从那时通过财产保全冻结了袁旭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或许正是债务纠纷添上的一把火,反击来得很快。8月底袁旭与陈俊二人以“缺乏对公司所处行业、发展战略、主营业务的理解,长期缺席公司战略制定和日常经营管理”为由,向董事会提议免除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同时提议袁旭兼任。章建伟不甘示弱,争锋相对地提交了《关于罢免袁旭总裁职务的议案》。第一次的交锋的结果,是章建伟以4:3一票之差惜败,但深交所对这次决议的一纸关注函给了他暂时的喘息之机。2019年11月,迅游在对关注函的回复中表示:“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人就公司治理……等相关事宜进行了充分沟通,达成充分谅解,袁旭、陈俊二人向监事会申请撤回《关于免除章建伟的董事职务的议案》。”议案的撤回带来了粉饰的和平,期间章建伟与袁旭两人签订了《和解协议书》,约定在2022年6月30日前还清债务。在2022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营收不利的迅游科技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贵阳大数据集团及其背后的国资委进驻。该年9月,迅游与贵阳大数据签订了《纾困暨投资协议补充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这份签订意味着,袁旭与陈俊今后将与大数据集团保持一致行动关系,而章建伟则被排除在了关系之外。2022年3月12日,袁旭,陈俊再次率先发难,以与上次相同的原因以及“缺乏对迅游与贵阳大数据产业方面的战略融合及规划。”提议免除章建伟职位。章建伟也和之前一样,你来我往地提交了免除袁旭总裁职务的议案。他真正撕破了脸的举动,是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强制执行袁旭未偿还的剩余债务1,698.38万元,同时在议案中直指袁旭侵占挪用公司资金,与交易对手金额往来等几大罪。这次斗争的最终结果,时任董事长章建伟输得要比上次更没有悬念。董事会以8票同意1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关于免除章建伟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虽然袁旭在4月一次还清了所有债务,但章建伟已经被踢出了公司决策层乃至董事的席位。有趣的是,当时的袁旭在公司股东大会上表示,“我正处于黄金的年龄,会利用接下来的10年时间,把迅游科技带到新的高度。”他应该没想到,第二年自己就落得了相同的下场。临阵换帅,迅游前途未卜曾经是袁旭坚定战友的陈俊,如今在三人中站到了最后。新总裁的人选也已确定,是由迅游最大子公司速宝科技的总经理吴安敏接任。据了解,吴安敏此前带领的速宝科技是迅游旗下最大子公司,主营业务为移动端网络加速器,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等移动互联网设备。他们两个要面对的迅游科技,可能是个不小的烂摊子。近几年间,迅游科技的营收状况严重下滑。据历年财报显示,迅游科技2018年净利润亏损7.90亿,2019年净利润亏损11.86亿;在2022年短暂扭亏为盈净利润3358万元后,2022年再次亏损1.74亿元。四年累计亏损了逾21亿元,这与章、袁、陈三人高层纷争脱不开关系。同时必须正视的是,迅游科技从2015年就暴露出的业务单一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据其2015年年报显示,迅游网游加速器是迅游科技唯一的营收组成部分;到了2022年,迅游加速器实现营收为4.31亿元,依旧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的91.16%。但在今天,网游加速器恐怕不再是可以单独支撑上市的那门好生意了。随着移动网络的提速与稳定,国内玩家在玩大部分游戏时对加速器不再是刚需,只有部分国外游戏需要加速器提供稳定服务。这点从迅游科技当初的上市募投项目“光速大师”就能看出。这款网络加速工具在2022年的收入只有5.96万,2022年全年收入甚至为0。尽管如此,不论是6月2日公司披露公告还是新任总裁吴安敏接受采访,都表示将会“整合PC端和移动端的加速能力 ”。换帅后的迅游科技的主要方向依旧是网络加速业务。在c端功能略显鸡肋的情况下,业务方向可能会更多转向企业服务、车联网等更新的应用场景上。另外,目前迅游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其实为贵阳大数据集团。自2019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以来,迅游科技就先后浙数集团、成都高投集团协商股权转让事宜。均失败终止后,迅游才等来了贵阳大数据集团的纾困协议。自那以后,迅游科技就与贵州省、贵阳市的合作逐步深化,因此,今年三月份刚刚落地的东数西算工程极有可能会成为公司未来的潜在救命稻草。只不过目前在短期内,迅游科技恐怕还得靠自己在加速器市场的一亩三分地苦苦支撑。在本身核心业务已是明日黄花的前提下,昔日的三人创业团队,不顾往日颜面,斗至最后一人,这样的结局也的确让人唏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